無為造有為|專訪味無味餐廳 創辦人陳冬梅

文/陳冠妤 攝影/羅健福


出了台中車站,經過宮原眼科、行過綠川,往柳川的方向走去,正對台中車站門面的是中山路,又稱為「鈴蘭通」—在日本,每一個城市中最熱鬧的街道,都叫做「鈴蘭通」,因此中山路做為當時台中城的第一個現代化街道,便以這個富有詩意的稱呼來命名。沿著這條路而走,鄰近柳川,背著身側第二市場的外環商鋪,其中一間屋的外牆上掛著鐵鑄的鏤空字樣「味」,下方依附著較小巧的「無味」二字。



這家「味無味」餐廳坐落於第二市場後方,靠近中興街,在門外就可一眼直直的望盡整個空間,直達最底。原本跟一整排老街屋同樣短而窄的特性,因為後方的牆面被打去,改以細長的竹材代替水泥,反而在視覺上顯得長而通透—從建築用料就貫徹著「自然無為」的精神,這就是創辦人陳冬梅的味無味。


無為生有味


陳冬梅來到台中之前在科技企業打滾多年,會在舊城區經營起這間傳統台灣菜的餐廳,有點無心插柳的因素在裡頭。


原本她是打算從職場退休後,與丈夫選擇一個最合適兩人的城鄉,共同享受閒適的小日子。而台中的舊城區,不僅有著陳冬梅對故里的深刻記憶,她在過去的旅行經驗中,也深深迷戀著老舊城區的沉靜之味及濃重、獨特的識別感,於是他們便在中區買下了這一間老街屋。在著點的選擇上,陳冬梅將考量的範圍拉在台中車站至柳川之間,特別是中正路及中山路一帶,最後幾經挑選之下,才在二〇一四買下了位於市場後方的老屋子。不過她當時也只打算等退休後自用,還無創業的考量。直到隔年正式退休,數十年來在職場中緊繃的神經獲得了放鬆,也讓陳冬梅有餘裕去思考,退休後的第二人生中該做什麼。


味無味—是老子說的:「為無為,事無事,味無味。」以無為之心處事,品平淡無味當作有味。


在陳冬梅的味無味裡,是她將自己過去生活的經歷拆解、重新組合在了這三個字的詮釋上。


過去在科技業擔任主管,背負的一身壓力,她頭腦時刻都在運作著,這使她的身體也受到了相當的影響。


陳冬梅試了不少西藥,最終是依靠中醫的調理,漸漸養好了身子。當年,陳冬梅以食養生,僅花短短三個月的時間讓自己能夠好眠,從此她就開始鑽研起了天然養身的飲食,後來她更以這十多年的養身經驗,融入了如今味無味的菜單裡,例如有道四季養生飲,就是自己喝了十八年的飲品,聽從中醫給的配方,再經過自己多年的經驗去拿捏比例,才調製成了順口的味。


陳冬梅對飲食的態度,成就了如今的味無味,以自然飲食為特色,並且使用在地、當季食材,一切順應時節,以最天然、回歸本質的食物來打造「無味」。




收藏在地食光


陳冬梅提到,就連這一間街屋的改建也貫徹了無治、無為的精神。她讓餐廳的空間敞開,接受風的吹拂,感受陽光的映照,街屋後方一排棕綠的竹子,也十分映襯老莊的閒淡格調,在建材上也盡可能選用在地的材料,如餐廳桌板使用的是台灣的柳杉;樓梯則用龍眼木製成,而樓梯下的側板也融入了台灣傳統的竹編工藝,以南投竹山的竹製作而成;牆面則是使用台灣早期的灰泥及稻殼,這樣的牆面可以吸濕, 也能調節牆內的水氣。整間味無味餐廳,以最天然無為的態度,將一間原本的磚造的水泥建築,改造為都市裡一方擁抱著自然的清雅空間。


而東海大學蘇睿弼教授,也曾帶領學生對鈴蘭通的街屋進行調查,因此讓陳冬梅得知味無味的前身是「益元參藥行」,這讓她又多了一層對這個空間的了解,她也十分欣喜於它曾經的身分。陳冬梅本就將華人千年來的飲食智慧寄託在味無味之上,而參藥行在華人的文化中,恰也與味無味有異曲同工之處,這 也說得上是一種巧合。


陳冬梅除了是味無味餐廳的創辦人之外,也與蘇睿弼教授等人共同成立了「中城再生文化協會」,是為今天台中舊城區文史界的領頭羊,問起兩人的相識,陳冬梅過去的身分是科技業人士、餐廳老闆和身為建築系教授的蘇睿弼並沒有大多連結。對此,陳冬梅笑著娓娓道來:兩人的緣分是因著一份報刊—《大墩報》。


當時閱讀了《大墩報》後,陳冬梅才真正認識到了舊城區的人文與歷史,一直將視線向外的她,因為 《大墩報》才終於回頭看見了自己故鄉。對此,便讓她想要對這一報刊中書寫的舊城區有更多的認識,加上當時知道蘇睿弼擅長於老屋改造,因此便主動前往拜訪。


她在味無味之前,對於舊城區的再生、活化本沒有太多的認知,在與蘇睿弼結識後,從味無味改建的過程中,兩人才越加熟稔,並且在這期間蘇睿弼提起了想將當時的「舊城區再生基地」改為「中城再生文化協會」的想法,更對想法契合的她提出了邀請,於是再加上之後的幾個會員,中城再生文化協會便形成了。


融合青壯品牌


過去的舊城區再生基地曾辦過老屋新創的工作坊,那時身為聽眾的陳冬梅發覺當時老屋新創的創業形式,仍多是年輕人在玩,這讓她不禁反思起來:舊城區這個地方,難道只歡迎年輕人來創業嗎?於是這樣的疑問,反而成為了指引力量,讓她下了踏足創業的心思。


而經歷過一段時間從旁觀察,陳冬梅發現 NPO、NGO或是政府單位,都在推動年輕人進駐到舊城區創業,但對於像她這般年紀的中年人,卻彷彿忽略掉了他們創業的可能性。在舊城區創業的年輕人來去得很快,縱使有創意、有行動力,但他們並不能長久的堅持:而中年人創業就不同,中年人有過了職場多年的洗禮,不僅累積有人脈、經驗,也有相對較多的資金。這些說起來就是創業要長久穩固的要素之一,陳冬梅也看清了這一點,因此與多數機構不同的是,她力推讓「中年創業」進駐舊城區。


如今的舊城區已經有了陳冬梅、 蘇睿弼這一批主流力量,他們將在地的品牌成功創立出來,但還需要年輕人的頭腦,因此她建議中、青兩代合力,點子與力量都有了,品 牌也才能厚實起來。而當這一階段成功後,她認為中年人可以再與政府協力,把舊城區置的空間整理、改造,分租給年輕人進行創業,透 過上下兩個年齡層相互流通、串聯,使地方的產業變得穩固,這麼一來在這個環境下年輕人進入創業,才更有機會。


陳冬梅期盼著,終有一天能將舊城區帶給她的美好傳遞出去,讓更多人知道,甚至發揚國際,將台中的地方價值,展現於世界視角之中。

如果您喜歡我們的文章,請在文末幫我們拍幾下手吧!

只要註冊並登入帳號,Google、Fb、Twitter和Apple帳號都可以註冊, 不用填寫奇怪的個人資料,註冊流程不超過2分鐘,幫我們按5下左鍵,完全免費,而我們將可以獲得來自LikeCoin的回饋~


您的每一下拍手,都會是鼓勵我們向前走的動力:)